內容檢索:

文化 > 名家推介 > 正文


印宗秦漢 書法晉唐——話說張峰書法篆刻
2013-11-27 11:10:00   來源:   

 

   2007年秋,東南大學藝術學院面向全國招收一名書法碩士生。因導師為當代書壇名家言恭達先生,所以報名人數眾多,根據報考條件,最后有149人參加文化統考和現場書法創作測試。出乎諸多人的意料,張峰這小子居然以文化和現場創作雙第一的優異成績拔得頭籌,成為那一年東南大學招收的唯一一名書法碩士生,成為那次考試的幸運兒。

   作為兄弟,我對張峰的了解自以為還是全面的。

他人品高潔,心次曠達、豪放,外樸內敏。做事認真周到,為人率真坦誠,喜朋好友,故人緣好,朋友多。因坦誠,故與其交心似對秋潭,肺腑澄徹,素心若雪;因率真,故與其談笑如飲陳釀,暢快怡志,無拘無束。不交這樣的朋友,真的是要后悔的!

   張峰最早主攻的是篆書和篆刻。他也是先以篆書和篆刻作品成功沖擊國家級展覽而拿下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的。

   “篆從印入,印從篆出”說明篆與印二者是相輔相成之關系。學篆和學印,猶如劃船務須左右雙槳齊力,此為印學之不二法門。篆書的進步有利于刻印演變,篆刻水平的提升也有益于篆書創新,張峰是深諳此理的。為此,他對秦璽漢印及歷代篆書碑帖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去心摹手追,并對當代印風進行理性借鑒。

   他的篆書創作以大篆為主,篆法有根有據,準確無誤;中鋒用筆讓線條厚實而又變化多端,粗細、濃淡、長短,一切都顯得是那樣的自然,章法規整疏朗,再輔以靈動飄逸的行草書或小楷,使得作品幅面清新而又古雅。

   他的篆刻刀法則以切為主,切沖結合,故其篆刻線條凝練、古樸。再能根據印面的需要,強化線條的粗細、長短對比以及相同部件的呼應變化,既增強了印面的節奏感和沖擊力,又豐富了印面的視覺效果。而章法上的巧思和獨辟蹊徑是張峰篆刻的又一特點。他擅長處理章法中的顧盼、挪讓、穿插,他認為篆文在印章中不能是彼此孤立的,應該互為聯系,結為整體,然后才能達到“氣韻生動”的藝術效果。長期而又豐富的積累,使他能夠靈活地運用偏旁挪讓、筆畫穿插的手法,每一字、每一畫都合乎自然,絕不生造。因此,他的篆刻作品能夠脫離印章方寸格局的限制,氣勢向作品之外延伸,給觀者以“大氣象”的感覺,從而成就了他雄渾奇肆的藝術面目。

   看過張峰創作的人都認為他的書寫,無論篆隸,還是行草,都是激情四射的,是能夠現場發揮出水平的一位書家,殊不知這種現場發揮的能力是需要手上功夫來支撐的。對晉唐以來眾多法帖的臨習,如饑似渴的汲取,使得他的“技術”突飛猛進,以致書寫時得心應手,隨心所欲。

   書法之美,美在經緯萬端,變化不拘。作品的神采、氣韻乃書法藝術的第一要素。對于行草書創作而言,飛揚的神采、生動的氣韻、明快的節奏是尤為重要的。在他看來,學書在法,而其妙在人,法可以人人而傳,而妙必其胸中之所得。帖臨的再好不過是前人的翻版,入而不出為庸人,善入善出才是智者。為了讓自己成為智者,他對魏晉以來的法帖,特別是“二王”手札以及章草進行潛心研摹,以期“用最大的功力打進去,用最大的勇氣打出來(李可染先生語)”。

   在考取碩士生之前,我就十分欣賞他的行草書作品,這一點在后來也同樣得到了其導師言恭達先生的肯定。他的行草書以中鋒用筆為主,間用側鋒、乃至偏鋒輔之,頓挫、轉折、疾徐等都把握得很有節奏感,故其行草書線條厚重而不失靈動,老辣中又透出溫潤,線質之高超足以體察其入古之深遠。他的行草書創作在注重作品寫意性的同時,更注重作品的精神性,以氣韻勝,以神采勝,抒寫著個人的胸襟與意趣,追求著一種文雅中見奇絕的境界。

   不可否認,張峰的小楷寫的也不錯:用筆輕快靈動,線條斬釘截鐵,結體雍容端莊,以行書的筆意寫小楷,使得作品看起來厚重而又輕盈明快,楷意十足而又清新自然。

   作為70后的青年書家,他的諸體創作已達一定水平,實屬不易!但也有一些問題確實需要注意的:如篆書和隸書的線條有時顯得厚重有余而靈動不足,過“實”欠“虛”;行草書折筆過很、過多,適時增加一些圓轉,或許氣韻會更加生動;小楷筆畫有些“碎”,筆法較為單一而需進一步豐富。

   張峰于書勤苦專攻,善思博學,書法、篆刻、繪畫均作涉獵,多種藝術的滋養也使得他在藝術上已有所得,已獲小成,如若從更高藝術追求來看,讀書養志,字外求功,涵泳性靈,應該是他今后必做的功課。

   面對未來,我是很看好這位兄弟的!

  

                                             2013年6月于三平書屋

 

上一篇:活著的人們,動態的人生——張榮超長篇小說《滄桑》書評
下一篇:雄奇峻偉 墨酣筆暢——記書法家陳書樵先生

分享到: 收藏
球探网手机足球比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