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檢索:

文化 > 名家推介 > 正文


劉云鶴:傳承印學 貢獻印壇——紀念陳壽榮先生百年誕辰
2017-09-01 00:39:24   來源:   

傳承印學 貢獻印壇

——紀念陳壽榮先生百年誕辰

劉云鶴

金石篆刻界有句媲美益彰的話:南有西泠社,北有萬印樓萬印樓是清道光咸豐年間山東濰縣(今濰坊市)大收藏家陳介祺的一方印章的印文,謂收藏古璽漢印達萬枚。后人將萬印樓作為陳介祺的故居名。陳介祺以收藏毛公鼎十鐘萬印等珍貴文物而名重海內外。在篆刻家中擁有西泠印社萬印樓雙重殊榮者,唯陳壽榮一人。

陳壽榮(19162003),字春甫,晚號春翁。陳介祺的宗曾孫。家學淵源,受家族遺澤熏陶,詩書畫印苦學一生,卓然大家。是西泠印社資深社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陳壽榮先生對傳承印學、貢獻印壇,功不可沒!

17歲學畫于濟南;21歲畢業于北平(今北京市)北華美術專科學校;22歲考入國家古物陳列所古畫研究室研究員(即故宮第一期古畫研究員);因時局不穩于次年回故鄉濰縣北門獨資創辦國畫學校慮遠閣畫廬,教學相長;后與同鄉好友于希寧、郭味蕖同為濰縣同志畫社成員。先后得到黃固源、關友聲、黃賓虹、李苦禪、于非闇、朱復戡等大師的傳授。這位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卻因19458月在濟南為國民革命軍謄抄對日軍《受降書》的所謂歷史問題,而于1957年被打為右派分子。從此斷送掉在藝術道路上的諸多發展機會,當了一輩子的中學美術教師。如果不是1963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他的《怎樣刻印章》一書風靡印壇,和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其《現代印選》一書在印壇的影響,至老死鄉里也無人知曉。  

陳壽榮先生是書畫篆刻全能的大家。書法學顏平原、黃山谷、懷素,上溯秦篆漢隸,真草隸篆行皆工。畫學陳老蓮、唐寅、呂廷振、陳白陽,以金石筆法作畫,山水、人物、花鳥皆精。晚年工詩,每畫必題詩。篆刻更是日課。髫齡人塾時仿效學友刻字不覺成癖。弱冠在北華美專得王青芳教授指點。回鄉創辦國畫學校聘學長于希寧授花卉、篆刻,蒙贈孔云白《篆刻入門》一書。

又蒙學長郭味蕖贈萬印樓原印拓片精品千余。摹刻不計寒暑朝夕奏刀如醉如癡,打下堅實雄厚的根基。遠揖古璽秦漢,近鑒鄧趙吳齊,涉獵秦權漢瓦碑刻封泥,無不刻意追求,融入已意。他治印用刀如筆,印面文字、邊款,均是鐵筆書法。巨印雄渾蒼莽,小印清秀典雅。晚年銳意變法,由嚴謹樸茂而為潑辣豪邁。1978年山東省外貿公司出版手鈐的《陳春翁印譜》(四卷)行銷香港及東南亞各國。從中可窺其風格形成之軌跡。

筆者有幸于1974年拜陳壽榮先生為師,得其面教函授。自1974年至1999年的26年間,老師給我的親筆信札達260多封,每封數紙不等,大多毛筆書寫。在書信中指導我學習書印如何入門、深造,如何做人,在書信中暢談他書畫篆刻的觀點。是研究他的藝術人生的第一手資料。茲摘錄幾條與同道分享:

 “要想篆刻大進,非求書法大進不可。自古之有特色之大篆刻家如吳昌碩、黃牧甫、趙撝叔等,均是獨具風格之大書法家。紙上書法與石上書法完全一致,書印相互推進,書有特色,以之治印,印自有特色。以鐵筆之力作書,書愈有金石之氣。故治印大進之秘在于深研書法。此氣象萬千之源也!

一方印的質量關鍵問題是寫印稿。分量約占治成全印中之百分之八十至九十,刀法僅占百分之十至二十的作用。一方印稿寫得好,即使刀法差些,這一印基本上還是好的。如果印稿欠妥,刀法再好,此印也是失敗的。要多下摹印的工夫……用這一功如同練字臨摹字帖一樣的重要。” “治印千萬不要忘了仿漢是基礎。仿的多了、熟了,就能運用自如,自成一家。取法乎上成就可大些  “作印與作畫道理一樣,宜有疏密,切忌平板。故多字印不易刻,多字印中必須有特別醒目處,如特密或特疏處,這就叫觀者醒目了。如一個劇中必有高潮(即緊張情節)才能激動觀眾。

 “從現在青年印界中看,有許多不正之風,表現如下:一、忽視優良傳統,急于創新,結果怪氣十足,或呆板乏味。先不論構圖,只從筆畫上看,鋸條式、方塊式等毛病全有。二、印章越刻越大,越來越空洞。三、不在書法特別是篆書上多下基本功,大肆夸耀刀法第一。四、對老前輩的忠告陽奉陰違,言行不一,急于所謂創新,一鳴驚人。 陳壽榮先生對于傳承印學的良苦用心,于此可見一斑。

1963年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他的《怎樣刻印章》一書,在那個封閉的年代,印學書籍鳳毛麟角,該書以其通俗實用而成為廣大篆刻愛好者的良師,和篆刻家的益友1980年修訂再版。經多次印刷,總發行量達30多萬冊(尚不包括港臺及海外翻印)。   

收集現代篆刻家的作品,南京藝術學院丁吉甫教授開啟先河。1980年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他的《現代印章選集》,該書收錄17個省市90位篆刻家的作品。1990年西泠印社出版陳壽榮先生的《現代印選》,收入全國(包括港臺,個別省份除外)計350位篆刻家的作品,較之丁吉甫先生的收集更上層樓。

該書由沙孟海題寫書名,劉海粟、諸樂三、劉江等題寫扉頁,朱復戡寫《序》。朱復戡先生在《序》中予以高度評價:自周亮工作印人傳,后之續輯大都局限于時代,不易展現其全貌。今陳壽榮……諸君,費三年經營,辛勤搜集,將近百年來全國各地,包括滿、回、蒙族,香港地區、臺灣省,以及海外印人共九百余家,誠可謂包舉八荒、囊括千家。幾經評選,得三百余家,亦堪蔚為大觀。具見我國印學正走入繁榮。收輯此編旨在推動篆刻藝術蓬勃發展。書成囑題,樂為之序。該書自1981年起征稿,幾經周折搶救性地收集到有關已故篆刻家殘存瀕臨消亡的作品,歷經十年才得以出版,可謂好事多磨、終成正果。其對我國印壇的貢獻,功不可沒!

陳壽榮先生在生前,囑咐我兩件遺愿:一、日后在時機成熟、條件許可時,繼《現代印選》之后,由弟子劉云鶴編著更為全面的展現印壇全貌的《現代篆刻家印蛻合集》。

這個遺愿已于陳壽榮先生逝世10年后的2013年,上海學林出版社出版,可以告慰于先生的在天之靈了。二、陳壽榮先生給弟子劉云鶴的260多封書信,亦愿望在適宜時候出版,并在生前為之題寫了書名《陳壽榮致劉云鶴書信集》。鑒于多種原因,出版該書的時機尚未成熟。我當在有生之年,努力完成恩師的遺愿。

謹以此文作為對陳壽榮先生百年誕辰的紀念。

2015年中秋節于煙臺寓所還我堂,時年七十有三

 

上一篇:仲向陽:書法學習講座
下一篇:饒宗頤:中國夢當有文化作為

分享到: 收藏
球探网手机足球比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