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檢索:

文化 > 名家推介 > 正文


孫曉云講述書法人生:讓傳統書法重新走入中國人的心里
2017-09-13 10:44:57   來源:   


孫曉云

1955年生于南京。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文聯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書法家協會主席、江蘇省政府參事,中國共產黨第十七次、十八次、十九次代表大會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勞模)和三次省部級勞模,中組部、中宣部、人社部、科技部全國杰出專業技術人才,中宣部全國首批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文化部全國文化系統先進工作者、中國文聯全國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獲中國書法最高獎蘭亭獎”“藝術獎、江蘇省委省政府首屆紫金文化獎章、全國七次書法大獎等。出版有書法理論專著《書法有法》,《中國當代名家書法集·孫曉云》、《孫曉云書法精品選》、《不忘初心——孫曉云書法》、《中華國學德育經典》——《道德經》《大學》《中庸》《論語》《孟子》等作品。

 

 

回顧近60年的書法生涯,我實際上只做了一件還沒有做好的事——傳統經典書法的承傳。我力圖用微不足道的嚴肅態度,以畢生的實踐和溯本求源的精神,來說服、感召別人,讓書法真正重新走進人們的生活,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復興神圣的象征。

 

有兩個字始終鐫刻在我的心里,那就是——堅持。

 

以上是我在理論專著《書法有法》精裝版再版前言中最后的一段話。

 

用書寫傳承中華經典

 

7月15日,《中華國學德育經典》系列叢書之一《孟子》亮相蘇州的江蘇書展,這也是我第七次參加江蘇書展新書發布及簽名售書的活動。至此,整套《中華國學德育經典》的“四書”部分——《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已全部出版。加上之前出版的《道德經》,這套經典系列旨在成為傳統文化與當代書法結合之作,把中國古代人文和中國現代文化的核心價值恰如其分地凝聚在一起。

 

全套書用小楷抄錄,原大印刷。為了原汁原味、古色古香,整個書寫是在專門設計印刷的老式信箋上的,包括書中的句讀,也是用毛筆一點點圈上去的。這其中,《道德經》約5400字,《大學》約2200字,《中庸》約4500字,《論語》約11700字,《孟子》約38000字,共近70000字。完成這項大工程,我花了三年時間。這三年里,我很少逛街,很少在外面吃飯,很少參加無關緊要的活動,一有時間就靜下心來做這件事情;甚至出差時都帶著筆墨紙張,抽空能寫一點是一點。這是一個“工程”,不是下了決心就能一口氣做完的,它必須一個字一個字、一筆一畫地寫,十分費功夫。在書寫的過程中要高度凝心聚氣,手機放到靜音,不能漏字,更不能錯字,一字出錯,就得整頁重來。再說我已年過花甲,無論精力、靈敏、速度都不如過去,很容易疲勞。時不我待,現在不做,以后做的時間就會越來越少。

書寫這套經典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但我覺得很值。因為這些書都是中國最優秀的傳統典籍,是繼承中國傳統文化最標志性的作品;而小楷則是中國科舉考試的專用書體,是古人對書寫的最基本要求。把這些文化經典用小楷抄錄出來,精致地呈現在公眾面前,為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切切實實地做些事情,是我最榮幸最開心的事。

 

 

(孫曉云作品:《鄭坰靖贊》)

 

《中華國學德育經典》的出版,首先在于,書寫的內容是中國傳統文化經典,可以說小到家庭倫理,大到治國平天下,都是中國人最喜歡、影響最深遠、流傳最廣的書,對維系人類社會秩序、提升人類道德水準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其次,這種書寫有閱讀功能。原文后面有注釋,小楷書體易識,老少皆宜,方便作為經典書目閱讀。再次,可作為書法評論鑒賞。對于初學者,可作為臨習的書帖;對于喜愛我的書法的讀者,是一種匯報和交流,又兼具鑒賞點評的效果。隨手一冊帶在身邊,一舉多得,可在無形中對傳統文化的傳承、傳播起到一定的作用。

 

7月27日,我和妹妹將父親70年前在蘇中“七戰七捷”戰斗中嵌入體內的一塊彈片,捐贈給海安縣“蘇中七戰七捷紀念館”,并將《中華國學德育經典》書法叢書贈送給參加捐贈儀式的“馬克思主義·青年說”的學員。我從小就深深地感受到父親發自肺腑的對祖國的摯愛和對人民的感恩,這種執著純粹的意志,一直激勵著我在工作中不畏困難、奮發圖強。我也希望年輕人能從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和革命先烈的紅色基因中汲取營養,用一筆一畫的書寫,投身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努力中。

 

 

不懈追求 不忘初心

 

初心即本意。初心,是底線,也是追求;是目標,也是動力。我的初心,就是對傳統書法的熱愛,那種熱愛似乎就長在我的身上。

得益于家庭的熏陶,我從小就對書法感興趣,三歲開始寫字,練就了扎實的童子功。從上小學到高中,我在每一本書的空白處都密密麻麻地寫滿字、畫滿畫,學校的大字報、黑板報都由我負責。無論身為知青、圖書管理員、書畫家、美術館長,我從來沒有放下手中的毛筆。書寫,一直都是我生活中唯一不變的組成部分。我以前并未想到要以書畫為生,但卻不知不覺將漫長生活中的一大半精力花在了書畫上,書法已經融入了我的血液、我的生命。雖有過困惑,但更多的是收獲,是書法讓我堅定不移,讓我遠離煩惱,讓我一直從中華傳統文化中獲取力量、尋找自我。

 

(孫曉云作品:《詠金陵詩八首》)

 

我每一段的努力,每往前走一步,都是靠的這種初心。對書法的熱愛,就是我心中的信仰,刻在我骨子里的。我不能設想哪一天我不能寫、寫不好該如何是好。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字將來會是怎么樣,但我總有一個方向,就是想把它往理想圓滿上寫。雖然追求是崇高的,可能永遠都無法企及,但它就是我的方向,我的寄托。一直奔著一個要“好”的方向去,人就永遠向上,不會下沉。

因此,我所做的一切就全部圍繞這個初心:將自己的愛好興趣和中華文化的傳承、中國傳統書法的傳承發展融合在一起。

我一直都鐘情于走傳統書法的路子。我近年舉辦的展覽,分別題為“書法有法”、“請循其本”、“不忘初心”等,即體現了這一點。我寫作的理論專著《書法有法》自2001年出版以來,已先后22次再版。還出了精裝版、繁體字版、日文版、韓文版。我還舉辦過《請循其本——古代書法創作研究國際學術討論會》并出版《論文集》。從2003年起到現在,我用毛筆簽名售書將近30次,每次都簽到全部售空。最多的一次簽了1500本,用了5個小時。由于連續重復相同動作,右臂肩肘肌腱損傷,至今尚未完全痊愈。但是我很高興,感覺就像自己燒了一大桌菜,大家都搶著吃得精光,再累也是開心的。那種精神的安慰和成就感,是多少金錢都買不來的。

我確信中國人對書法的審美是在血液里、骨髓里的,真正好的書法一定是雅俗共賞的。就像王羲之,他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人,他已是一個文化符號、一種中國精神、一個理想境界。他的字不激不勵、志氣平和、端莊秀麗、雍容典雅,無論是達官顯貴、文人墨客還是平民百姓,各個階層的人都喜歡。中國漢字,就是要被最廣泛的人喜歡、欣賞、使用。所以我一直堅定地走這條路。我想盡量通過書法這個途徑,把中國傳統書法傳播得最廣泛、最具體。出版《中華國學德育經典》,出發點就是讓大家尤其是廣大青少年在欣賞書法藝術的同時,能夠感悟傳統文化的深邃博大,并藉此弘揚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接下來,我還打算再寫一套美育經典,請權威人士編選歷代流傳的經典美文。這樣德育、美育并重,書法、文化并行,閱讀、審美兼備,可謂極大滿足了我喜歡傳統書法的初心。這其實也是書法家的責任與方向:不做市場的奴隸,致力于傳統文化的傳承,固守精神的、有信仰的文化的陣地。

古人的傳統書法一直在照耀著我、激勵著我、牽引著我、指導著我,讓我頭上有神明,腳下有底線,胸中有正氣,手里有活干。只要我拿起筆,我就是最幸福的人,我就是離理想最近的人。像我這樣從小喜愛書法,有這樣的平臺投入書法,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國家給予許多的榮譽,現在又能盡力為大家服務的人,應該不多。無論從少年學生到插隊知青,從部隊戰士到國家事業單位人員,半個多世紀,我從來沒有中斷過書法。正因為初心還在,我覺得很幸運,也很充實。

 

 

文化自信基于書法自信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的“七一”講話中,強調要不忘初心,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而這其中,文化自信是更基礎、更廣泛、更深厚的自信。

 

(孫曉云作品:騁懷)

今天,我們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其實核心價值觀跟傳統文化是緊密相連的,國家富強的追求、文明創造的精神、以天下為己任的愛國精神等等都是在傳統文化中就有的。因此,核心價值觀的弘揚,文化的時代創新,需牢牢植根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豐厚土壤,是要回到它歷史的、文化的源頭去尋找契機。南北朝庾信有名言:“落其實者思其樹,飲其流者思其源”,如果我們對自己的文化不自信、對自己的文字不敬仰,對自己的道統不繼承,那就是沒有希望、沒有前途的。

中國書法,是中國人智慧的“舍利子”。書法的構成首先是文字。文字是一個民族史詩的承載。對于中華文化,漢字是它的根。它是藝術,但更重要的是文字,它承載文化,傳播文化。沒有漢字,哪來的詩歌、歷史和哲學?無論是古時候一筆一畫地手書,還是如今在電腦鍵盤上敲打,漢字始終是中華民族文化最基礎、最根本的載體,我們中華民族的歷史,上下五千年,就是用文字書寫下來的。

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書法是中國文化的根。所以,文化自信就是從書法自信開始。

書法不是少數人的藝術,而應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必修課。書法不僅是寫字,其深層所蘊含的,是中國古人認知世界的一種睿智方式,是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標桿。文化不能遺傳和移植,也不能復制和再生,必須從小培養、不斷堅持,點滴積累、薪火相傳,不然就會在不知不覺中丟失。長期以來,由于文字與書寫斷裂,造成書法作為國民基本文化素質的缺失,對漢字整體認識的缺失,繼而造成了對中國文字以及文化發展的斷層。因此,對傳統書法的傳承,已經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國家文化安全問題。

作為書法的繼承者,在當今世界文化不斷碰撞的時代,傳承中華文化意味著傳承文化的自覺和民族的自信。我堅信,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首先要從“我”做起。我們幾千年的優秀傳統文化,就像一棵大樹的根,“四書”等文化經典,就像一根根枝干,而我們每個人,則像是一片片的小葉子。文化自信,就是要將傳統文化的營養從根輸送到每片小葉子上。由此,這棵樹才能根深葉茂、綠樹成蔭,庇護我們子孫后代,遮風擋雨,有一種安全感。這種安全感,是文化帶給我們的。這種自信,是我們自己長出來的。全民族文化自信了,我們就能夠抵擋外界的一切攪擾侵襲,就知道如何理解、認識、融合外來文化,就能夠理性、穩步、踏實地走向世界。

幾年前參加央視《藝術人生》節目,我對主持人說,我的前半生主要做的就是“承傳”,對傳統書法的承傳;后半生則是“潤物”。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一個嶄新的“時節”,文化的繁榮發展是一場“好雨”,我們每個人都是一粒小水滴。“潤物”是一個長期的、慢慢滲透的、“細無聲”的過程。我們每個人一起長期堅持,才能匯成文化復興的“好雨”,繼而迎來文化強國的春天。文化滋潤了我,我也茂盛成長,給文化的大樹添枝加葉,這也是春雨和葉子的關系。

我想,伴隨著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書法,其本身的魅力和它所體現的中國精神,是具有最廣泛的普及面和號召力,一定能重新喚起整個民族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我也會繼續努力,用我的實際行動讓傳統書法重新走入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里,真正地把它作為一個中國風度、中國精神、中國人的象征。

 

摘編自《群眾·大眾學堂》2017年第4期,原標題為《以書法自信彰顯文化自信》

 

上一篇:墨中白:伊拉克烤魚
下一篇:汪曾祺:早春(五首)

分享到: 收藏
球探网手机足球比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