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檢索:

文化 > 《楚苑》 > 正文


美麗泗洪四章
2019-10-08 16:31:12   來源:   

美麗泗洪四章

曲延安

 

1.濕地“半馬”五歲了

 

當公元前490年希臘英勇的傳令兵菲迪波德斯從馬拉松鎮跑到雅典中央廣場帶著勝利的微笑死去,當1896年第一屆奧林匹克運動會馬拉松賽跑問世,誰能料到這項勇敢者的極限運動從“廟堂之高”向“江湖之遠”轉身,竟然會在泗洪濕地大道上以“半馬”形式出現,并且已舉辦了五屆。生氣勃發的奔流與芳草、碧蓮、稻浪、蘆花共同著呼吸,即使冬日余溫猶存。

在現今以車代步的年代,仿佛連走路都是多余的,有多少人愿意汗流浹背、精疲力竭地跑呢?超馬,全馬,即便是跑半馬,壓根就不是“正常人”干的事兒。卻依然有很多人樂此不疲,參與的理由各說不一,但可以認定其唯一的理由是:他們享受了奔跑帶來的快樂。

而泗洪,也因這項五光十色的運動,某種意義上獲得了經典性。

千人,萬人,奔跑濕地半馬。

這是最接地氣的運動。生態濕地,綠草無聲,古汴伴行。人在畫中跑,路在腳下移。在那段時間里,你的世界與以往不同,道路、風景、氣溫、身體、呼吸、人群,紛至沓來,目不暇接,這樣會令人很放松,很自由。開始喜歡上跑步的人跑出了信心,第一個夢想降臨;穿著各式各樣運動衣的健兒跑出了自信,神氣活現;不同膚色的冠軍跑出了榮譽,享受歡呼;大手牽小手的親子選手跑出了親情,其樂融融;跑完后獻上一束玫瑰的情侶跑出了愛情,互相擁吻。參與者以自己的方式,盡情享受著體育盛事帶來的樂趣。

男兒、女兒,挑戰濕地半馬

半程馬拉松21.0975公里,它絕非兩個10公里相加那么簡單,它不是數學,并不是那么容易完賽,它耐力與極限的比拼,是速度與激情的競技。在這個時空里,所有的生命同樣地平等、重要,沒有高低尊卑貴賤之分。每人的姿式各異,體態不同,但是都在跑,以樹木倒退為參照,以奔跑的方式向前,那么多人都是一個目的,跑完人生的第一個或更多個半馬。你看跑著的人,渾身閃耀著生命力的光芒;你看他們的眼神,釋放著清澈而又穿透的力量。現在,他們跑出了勇氣,相信下一步應該就是積極生活。

這路、這城,校驗濕地半馬

路邊人行道上,有一棵廣玉蘭開花,半樹白花,半樹紫花,美的不同尋常,“半”的魅力畢現,是與“半馬”的暗合?

馬拉松,即便是半程,對于普通人來說就像是另一個世界里的事物。但是,人生總是喜歡自我挑戰的。而挑戰之一,便是“行百里者半于九十”。走一百里路,走了九十里,也只是走了一半;也是說要完成最后百分之十的工程,卻要花費百分之五十的工作量。深層含義就是:愈接近成功愈加困難,付出的努力更為艱巨,而一旦成功,便在巔峰。此所謂不忘初心,持之以恒,善始善終。一個人,一條路,一座城,究竟為什么而奔跑?向可能沖刺;到底為什么而奔跑?向不可能抵近。如是,靈魂里發出雷鳴般的吼聲。

于是,在叫做泗洪的這一座城市里,我們奔跑的履印無所不在。其中有一條,它的印跡是21.0975公里。

 

2.何處聞燈不看來

 

夜幕降臨后,華燈亮起時,也許是泗洪最美的時分。

因為燈,因為古徐燈展,因為燈火泗洪,因為夢幻之夜。

高高低低亮花燈,燈火最懂城的美。

湯團的“元宵”、粽子的“端午”、秋菊的“重陽”、月餅的“中秋”、冬夜的燈展,一年又是將盡時,已向街頭作燈市,一場無與倫比的燈光秀已然拉開帷幔。

桃面相映紅的我,笑語拂面濃的你,亂紅紛如雨的他,不約而至,殊途同歸,出門俱是看燈人。

什么叫做熱鬧就是那種萬人空巷嗎?什么叫做輝煌,就是那種流光溢彩嗎?什么叫做盛事,就是那種視覺震撼嗎?

人類照明經歷了從火、油到電的發展歷程。照明工具出現過火把、動物油燈、植物油燈、蠟燭、煤油燈,19世紀末電燈的發明改寫了照明的歷史,人類走向了用電能照明的時代,人類進入了用燈光塑美的時代。因而,使“看燈”華麗轉身為中華民族特有的文化符號。

燈節,火樹銀花是其經典寫照。23個重點燈組,以天地為舞臺。卡通故事,風土人情,美學交響詩,時尚浪漫曲。聲光水電霧奇幻,智能化呼應動感,飛花濺玉驚艷。浪漫與現實的精巧融合,文化與經典的完美諦造,演繹出來便是佳節。所以,這樣的節日須得“玉漏銅壺且莫催,鐵關金鎖徹夜開”,狂歡才是。

紙、布、綢、緞、絹、竹、木、塑、鋼,各色材料應有盡有,點面造型精巧別致,包羅萬象,蔚為大觀。

宮燈、生肖燈、菠蘿燈、花籃燈、荷花燈、嫦娥燈、孔雀燈、走馬燈,同時“點亮”,流蘇斑斕,千種夜景萬般風情。又恰如書畫的橫披長幅,斗方小品,各美其美。

樹中燈,月朦朧,共嬋娟;橋上燈,人繾綣,應無眠。這燈那燈,各種弧線,多種角度,靜止的動作的,玉蕭江南曲,火樹塞北風。
云中燈,似鳧雁,猶翾天河;水中燈,疑星落,春波幾尺。
東風夜放花千樹,流光飛舞,教人錯認是元宵;天上星河地上忙,月影疑流水,又仿佛蕩漾夫子廟漿聲燈影里的秦淮河。

兩山理論”,青山綠水,荷塘春色,魚米之香,天體廣闊,小康之路亮亮堂堂,三萬里阡陌容我扁舟,從容出入。

紫竹觀音,仙女臨凡。這個觀音,眉眼間藏含著江南山水,而神情又分明有著被大都市所描繪的衣香鬢影。

一地收獲,五谷豐登,阡陌、稼穡不再是記憶中原始的風景,期盼新的一年像糍粑一樣甜甜蜜蜜、團團圓圓。當夢想挽起明天,幸福便美在家園。

季子掛劍,踐行諾言的仁士。英雄正是多情人物,堪隨云月共賞。
十犬弄春,金狗旺福,鶴壽龜年,虎臥鳳闕,魚躍荷塘,鯉跳龍門,熱鬧得要命,卻是世間平常。
泗州戲,扇面,剪紙,民間大俗又大雅。傳統工藝,相傳薪火,燃燒最炫民族風。古今雜糅,異彩紛呈,看得目迷心醉,美得不可狀物。

圣誕麋鹿,靈秀園林,精舍美食,妙曲輕歌,瓊樓玉宇,火龍蜿蜒,如夢似幻,是盛世的妝點。

通覽火樹春,暫得金燦夜,時空交會古燈會,真個是琳瑯滿目,繁華似錦,不及一一。卻讓你領略水韻泗洪、生態泗洪、魅力泗洪、大美泗洪之管窺一豹、嘗鼎一臠。

我雖無心蒼穹,今夜燈光燦爛。

這不夜城的光明與活力,己由路燈、霓虹燈和調控信號燈支撐,與古徐閣通身的燈璀璨、流光涌彩互為成就,當然,還有從陽光下的商廈叢林到月色下的萬家燈火。不遠處,高速公路與規劃中的高鐵交錯疾馳而過,現代文明的光華生生不滅。

 

3.梅深梅淺探花語

 

陽光暖暖,和風徐徐,三月風日正好,且去尋春探梅。

無須走遠,洪澤湖濕地便有梅園,占地200畝,有梅2萬株。其中不乏梅中翹楚:朱砂梅滿枝緋紅,宮粉梅著花繁茂,玉蝶梅素靜雅潔,龍游梅舒展飄逸,七星梅散淡自如,綠萼梅(枝梅)花白萼碧,珍珠梅沖寒怒放。她們曾有高貴的出身,如今降貴紆尊,真是桑梓幸事。

梅確有珍罕者,湖北黃梅有“晉梅”,浙江天臺有“隋梅”,杭州超山有“唐梅”和“宋梅”。她們的“身世”更高,有飽經閱歷的滄桑感,我卻不想負笈遠去朝圣般翻閱歷史的厚重,乃至承襲靈魂的重載

我的意愿很單一,看樹,看花。或者說,看一種植物的生長方式、成長階段。只是如此。所謂的“梅韻四貴”的橫、斜、疏、瘦,在我看來,無非是文人的故弄玄虛。梅,它終歸是樹,毋需疊床架屋般硬往“文雅”上靠,不必附加那么多的“高風亮節”于精神層面。我愿只是純粹地去看梅,如同看山前山后的桃李杏棗,它隨意地長,我自由地看,愉快就好。我喜歡這種心境,平常心是也

但梅,確實是好看的。

是她螭蟠虬結、拳曲虯斜、跌宕起伏的姿勢嗎?是她俯、仰、側、臥、依的形態嗎?是她紫紅、緋紅、粉紅、黃、淡墨、嫩粉、雪白的花色嗎?是她朵朵擎著東風、束束裹攜暖陽、樹樹凸顯春意的生機嗎?在美面前,臣服的結果就是失語。

乍見梅高,有玉樹臨風之氣。樹名合漢梅,掠過頭頂伸向半空,枝上的花兒或像浪潮中涌出的晨霞擠做一團,像一支支軍號高高低低嘹亮吹著,故意撩人似的。偏偏你仰頭去看,又被那樣一種居高臨下的氣勢所震懾,讓你領略什么叫總領百花迎春來,崔嵬嵯峨一樹嬌。

驚見梅紅,有舉火燒天之熾。近前細看,深紅淺紅熟紅梅,簇錦凝赤聚紅雨是那種撲面而來的濕熱氣息,是你走進陽光的那個瞬間最飽滿的細節;遠遠望去,群樹影影綽綽,含煙亂紅,云蒸霞蔚,披靡而下,有一種舞蹈的燃燒。

又見梅白,有玉潔冰清之質。梅枝盤曲蒼勁,嶙峋之上卻是繁葩積雪,疑似積玉,白得近乎慘烈。楊柳風起,浪擁雪堆,香雪十里,似聞有暗香浮動,又不知何處香。惹人要擁冰心一片,趕赴這白衣之約,承接黎明的愛撫。

一樹獨立:靜如處子,寵辱不驚,緘默不語,獨抱情懷,卓爾不群。想來她即使向春天發言,也是淺笑嫣然,心平氣和,欲說還休,一瓣瓣從容打開自己。而那些秘而不宣的心事,當然就悄悄隱匿在孤芳自賞里。

一樹奇特:根部并蒂,花發兩色,紅白各異,互為映襯。一是旁逸斜出,紅粉敷面;一是疏枝綴雪,冰肌玉骨。如一對知己偎倚,有眷戀相伴便是拳拳不盡,這就是知心的默契。又似是座標,一水相隔,對面便是桃園,尚未蘇醒,那是另一番春潮正在孕育。

這邊看新生:點點初心,冷冷瘦紅,半開半閉,將花未花,縱然左右千嬌百媚,我自矜持。紛擾的塵世,始終以自己喜歡的方式行走。淡淡的牽念,淺淺的相知,深深的情意,總是清狷可憐。

那邊看逝去:一如晨鐘暮鼓,月圓月缺,有吐艷疊翠、姹紫嫣紅、芳菲浸染、競奇怒放,就有風韻消逝、落英繽紛、殘紅委地、潔白墜土。你來我走,花開花落,總是氣度。爭讓、進退、取舍、盛衰之間,皆美,都恰如其分地顯示了生命的兩端。

梅園里走,梅園里看。觸目橫斜千萬朵,觀其繁盛;賞心只在三兩枝,觀其簡凈;枝條清癯明晰,觀其鐵骨;樹身黑漆糙紋,觀其蒼勁。與梅相近相親,此中意境最是上佳。

梅園里陶然,梅園里沉醉。盡日尋春不見春,著意尋香不肯香;笑拈梅花嗅,香在無覓處;更兼春風解花語,弄花香滿衣。是謂耳清目明,是謂心曠神怡,所謂天人合一,已是心滿意足。

梅園里樂忘返,梅園里不思歸。肥瘦疏密皆上品,繁簡動靜都有韻;心洗禮得其芳馨無限詩意鑲嵌其間難怪“國家園林縣城”會花落泗洪,難得全國首批“兩山”理論實踐創新基地會青睞泗洪,誰能說這其中沒有梅的花瓣點綴了飛翔的春容?

春深已得幾許,花好正合人歡。我本江南來,但看花擁城;人在梅中行,恍然入夢境。從此不再羨“杏花”,不辭長作泗洪人。

 

4.鳥眺望的地方叫作遠

 

日出霞滿天。

清風拂過,有鳥呢喃啁啾,啼唱鳴叫正歡。

我在路上。舉目四望。

我看到了什么?或者說我想看到什么?我看到了陽光下的路,五彩繽紛的路,四面八方的路,奔放自如的路,從頭越,與天接。

舉步路上,四通八達,遠近通途。

城鄉道路毛細血管一樣密布,縱橫交錯,四方鋪開,多向輻射,承東啟西,貫北連南。無與倫比的力量,使崎嶇變坦途;驚人的速度,讓希望成現實。

出城南下,濕地大道與古汴河齊肩相伴,方驂并路,迎接洪澤湖的濤聲;在它的西邊,有雙溝大道與之平行南向,下草灣遺址與“雙溝工業游”各具魅力,古今俱美。

G235G343國道在青陽鎮、車門和瑤溝相交,兼以高速S49南北貫穿,組合而成“中”字形交通態勢。這可不僅是幾個地理符號的標注,萌動著的發展基因借助活力四射的生命線,已然走上開花結果的必由之路。

S268省道,由東北而西南貫通曹廟、界集、太平、龍集、洪農、孫園、半城、陳圩、城頭、雙溝、豐山、天崗湖。點線連續,載著桑梓鄉民去向幸福。風過時,欣看碩碩結實它們隨風起伏,俯仰有致。

寧宿徐變身新揚高速(S49),自歸仁入縣境,攜梅花、青陽鎮、瑤溝、雙溝,串通一路。它與G235國道親密得是一對兄弟,各盡所能,盡遣其流,并行南北穿越。廣闊是它的美感,暢通是它的快感。

泗宿高速(S04)自皖境入縣與新揚高速(S49)交匯,大道一線牽,車輪無停日,濺起互聯互通的新一輪奔流。

高架橋儼然一系飄帶凌空微步,是宿淮鐵路居高臨下。驟然間半空中疾風迅雷,轉瞬間速度攜著力度從歸仁、梅花、青陽鎮掠過。它與G343國道、S268省道,3條漂亮的弧線在泗洪瀟灑地由東向西,這是一條條希望路、致富路這是新時代的前進啊!

一個個節點,串珠起古徐國的青銅味、大王莊的革命紅、大柳巷的梨花白、上塘的早春回;以及柳山湖風韻、臨淮漁鄉風情、石集稻米館、豐山碧根果、天崗湖光伏電能、梅花藥草與林果種植。

一處處連結,勾聯起淮水傍流,睢汴貫通,大湖濕地,蟹肥魚鮮,葦蕩雁鳴,花好果艷,四季成熟。路改變了歷史,時間置換出空間,一日日萌醒、崛起、嬗變,殊途同歸。

一條條路交叉迂曲,又直直向前;一座座橋使得城鄉無痕,林湖相依;一盞盞路燈次第亮起,萬家燈火。這座城如同氣血旺盛的青年小伙,蓄滿朝氣,激情勃發。

闊步路上,星移斗轉,陽光燦爛。

感同身受的我們這一代人生而有幸,泗洪與宿遷、與江蘇、與中國,從點的萌動到系統覆被,從量的積累到質的飛躍,自信越萬山,嬋娟映千里。而今,中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共享單車、支付寶和網購,與道路有關的四占其二。

我們昨天的汗水灑遍阡陌。奏響改革的鏗鏘進行曲,斬岸堙溪,篳路藍縷,峰回路轉,大輅椎輪,邁上了擺脫貧困、勵精圖治星光大道。

我們今天的追求依然執著。譜就發展的綠色協奏曲,“既要金山銀山,更要綠水青山”,走上了兩者兼顧、齊頭并進、健康生態的陽關大道。

我們未來的理想蓬勃鼓脹。激越嶄新的富強夢幻曲,綠色發展,生態宜居,一步一個腳印,進入了全民奔向小康、共同追逐夢想的康莊大道。

千古百業興,先行在交通。由內到外,奔馳著現代生活節拍。遠遠近近,無限生機敲擊進取的門坎。近處,路被綠海裹擁了,青翠相間,鶯嬉燕鬧;遠處,滾滾活力擁萬千氣象,路與天際連在一起。鳥眺望的地方叫作遠,這鳥當是“吉祥鳥”,兩翼撲閃,浮云掠夢,俯看大道通衢,蓬勃前去……

 

 

上一篇:美妙的仙草
下一篇:老范的一天

分享到: 收藏
球探网手机足球比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