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檢索:

資訊 > 墨語人生 > 正文


墨語人生——專訪著名青年書法家、蘭亭獎獲得者孫沖
2018-11-15 17:03:10   來源:   

許蒙:孫老師好,很開心和你相約在“墨語人生”,你是《書畫宿遷》平臺自帶粉絲的書畫家之一。首先,請孫老師和網友們打個招呼。

 

孫沖:許蒙好,各位朋友大家好,很開心接受《書畫宿遷》的專訪。《書畫宿遷》是我們本土書畫家的自己的平臺,幾乎每期文章我都會瀏覽。通過這個平臺可以全方位的了解我們宿遷的書畫家和書畫藝術動態。“墨語人生”這個專欄是很有特色的,它通過圖文結合的方式為廣大書畫愛好者呈現。

 

許蒙:當初在起這個專欄名字的時候聽取了很多書畫家的意見,他們也覺得這個名字起的不錯。或許,今后我們還會為這個欄目出本書呢。請教孫老師你對你的墨語人生有著什么樣的定位呢?或許這個問題有點寬泛,你也可以根據這個欄目名稱談談你的理解。

 

孫沖:我是這么理解“墨語人生”的,如果把“墨”比做我們書畫家,那么“語”就是和書畫家對話。這里的“語”有兩層含義,一是,《書畫宿遷》平臺和我們這些書畫工作者對話,二是,我們這些學習書畫的人和古人對話。第一種對話是加強網友和書畫愛好者對書畫家的了解;第二種對話是豐富書畫家自己的藝術修養。

藝術是需要分享的,在不斷地分享中得到理解和感悟。

 

許蒙:孫老師的理解很到位,也很透徹。我是最近幾個月才喜歡上書法的,很快就進入“癡迷”的狀態。孫老師是什么時候喜歡上書法的呢?說一、兩個你對書法癡迷狀態下的場景。

 

孫沖:我真正走向書法道路2002年的4月5日,那時候我還在雙溝酒廠工作,剛從辦公室秘書的崗位調到酒廠工會。直到現在我也很感激雙溝酒廠,雙溝給我了我一個比較寬松的工作環境。那時候,除了做好本職工作之外,我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到書法學習中了。回想起來,還是挺感慨的。那種對藝術的追求能夠讓人達到忘我的境界。

 

 

許蒙:環境的確很重要,我現在每天晚上讀一個小時的書,練習一個小時的毛筆字。讀書習字真的可以養性養心。

 

孫沖:2002年的12月份,我在雙溝酒廠舉行了人生的第一次個展。那次展覽展出了我59件作品。

 

許蒙:這次個展距離你真正練習書法才8個多月啊!

 

孫沖:我對于書法的喜愛是自小就有的,我小時候有點書法童子功,當時練習的是“柳體”。小時候就有一個想法,把顏真卿、柳公權、歐陽詢、趙孟頫,就是我們平時所說的楷書四大家的書體進行融合,后來我也朝這方面去努力了。我在雙溝酒廠工作了12年,自2002年開始,每逢“五一”、“十一”這樣的小長假,我都會沉浸的在書法的海洋里。不洗臉、不刮胡子、不刷牙,除了吃飯睡覺,每頓飯我只用十來分鐘時間。其他時間全部都用在練字上了,每天練字都在16個小時以上,持續不斷。

 

許蒙: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孫老師,你感動到我了。只有真正愛書法的人才能做到這樣。

 

孫沖:所以以前我和你說過,你現在臨的《多寶塔》要嘗試把字形變化一下,等過段時間我再和你說怎么變。現在先把線條練習好,要不間斷的去練習,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要持之以恒。每個書法家的作品呈現出來的面貌,是付出的汗水和智慧的全部體現。

 

許蒙:是的,書法的無窮魅力值得我們去付出,值得我們去鉆研。

 

孫沖:我選擇書法作為自己一生的摯愛,是從內心深處喜歡。興趣是最好的老師,當然了,這種興趣也是在不斷的練習中加深的。2003年,我第一次投展覽,記得是中國第二屆行草書展,那時候,宿遷的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只有兩個人,說實話,當時我還不敢奢望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2003年9月份在中國書協和別克君威聯合舉辦的一次展覽中,我的一幅行書作品獲得優秀獎。第三次投展是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展,當時也入展了。

 

許蒙:你第一次投國展就入展了!

 

孫沖:是的,這個時候,我已經達到加入中國書法家協會的標準了。時至今日,要是按照現在中國書法家協會的入會標準,以我入展獲獎的次數,可以入20多次中國書法家協會。前面幾次的入展給了我信心。后來我不停的投展,我覺得,在當下一個書法家或者書法愛好者的成長和展覽有著很大的關系。每當展覽來臨的時候,你會考慮,用什么樣的形式、書體去投展。創作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思考的過程,你會在一次又一次的思考和創作中,不斷地總結,不斷地思考,從而,不斷地提高。所以,我很感謝展覽,沒有這些展覽,我的書法之路或許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在這里,我還提倡,我們的書法家還是要不停地投展,只有不斷地投展,才能不斷地提高自己的書法水平,豐富自己的書法面貌。當代書法一定不能“養在深山無人知”,一定要把自己的作品讓而更多的人看到。不斷地聽取其他人的意見和建議,并在此基礎上不斷地完善自己的作品。

現在人對書法家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一個書法家如果三年保持一個面貌,或許還可以接受,如果五年到十年你還是以前的面貌,一直都是“穿新鞋走老路”,那么會給人一種什么感覺呢?江郎才盡,你沒有潛力可挖。所以,我也號召青年書法家要不斷地改變自己的風格,要勇于探索,善于探索,要在自己思維最活躍的時間段里,不斷地豐富自己的創作語言,讓自己的作品變得有血有肉有風骨,用你的筆墨賦予書法生命。

有一句話叫“行百里者半九十”,堅持,說著很簡單,做起來很難的。

 

 

 

 

許蒙:你曾獲得第二屆書法蘭亭獎二等獎,聊一下,當你得知自己獲得蘭亭獎后的心里狀態。

 

孫沖:我獲得第二屆中國書法蘭亭獎二等獎,我的運氣比較好,也可能是我所探索的那種風格讓評委眼前一亮。因為沒有人這樣寫,而我想到了,一位書法家要想別人之未想,做別人之未做。千萬不要千篇一律,要跳出來。

我是2006年的10月份獲得蘭亭獎的,主辦方通知我參加蘭亭獎的現場考試,我想考就考唄,反正我是一個新人。我到了之后發現其他人都在相互打招呼,而我一個人也不認識。我心里想最差也會是個提名獎。結果文化考試也很好,現場筆試也很好,所以獲得了二等獎。

其實蘭亭獎對我來說,只是我學書上更高的一個起點罷了。書法沒有終點,只有起點。如果獲得一個大獎就沾沾自喜的話,那么他的藝術生命就戛然而止了,他以后所有的道路都在“吃老本”, 所謂:“筆墨當隨時代,筆隨時代見精神”,書法要和時代的節奏合拍。中國書法太精深,太博大,在中國書法面前,我們都是小學生。中國書法是綿延不斷的,我們要以畢生精力去爬這座山。總之,腦袋要指揮手,學習書法要“眼高手高”,這是書法的最高境界。在這條道路上,我們要不斷地更新自己的思維,要讓自己的作品跟上時代的步伐。

獲得蘭亭獎,對于一個書法家來講是終生受益的。獲獎前后,心態肯定是有變化的,畢竟我正式練字剛四年。其實我這四年付出的勤奮和汗水要比很多人十年、十五年還要多。讓榮譽幸運降臨的時候,你要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這是最重要的。不能把蘭亭獎作為一個資本,而荒廢了要在自己作品中賦予更深刻的內涵。說一句實話,第一屆、第二屆的蘭亭獎得主的作品有的已經跟不上時代步伐了。檢驗一個書法家最好的方式就是作品和時間,書法家一定要用作品做說話,書法家又不能靠臉吃飯。

 

許蒙:孫老師本可以靠嗓子吃飯的。

 

孫沖:愛唱歌對書法也是有幫助的,書法要有節奏感,就像你為我寫的書評里說的那樣要有音樂性。

 

許蒙:想問下孫老師,如果哪天你沒有臨帖,沒有創作,會有一種什么感覺?是不是覺得少了些什么?

 

孫沖:書法,已經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了,其實我的生活就是書法。如果我今天沒有寫字,會覺得有一種虧欠。所以長期臨池是一位書法家最基本的功課。所謂“拳不離手曲不離口”。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說,一個人養了一群天鵝,但是這個天鵝想飛走而飛不走,我就問這個人為什么飛不走,這個人就說,天鵝要有足夠長的水面去滑翔才能飛起來。這種滑翔就好比是我們書法家在打基礎,當天鵝滑翔足夠長的水面,就是一個書法家“薄發”的時候。

 

許蒙:我很認同,厚積才能薄發。對于線條和結構的關系,有人說線條為上,有人說結構為上,你怎樣看? 

 

孫沖:我一直認為書法是線條的藝術,所以我主張線條為上,形質次之。線條,說容易也容易,說難也難。可能對于天賦好的人來說,線條的用筆可能學一個星期就會了,當然這要在老師的指導下完成。對于書法天賦稍差的可能需要三、五年;對于沒有天賦的可能一輩子也學不會。線條的質量更多的表達在篆書、行書、草書和隸書上,在楷書上大字有所要求,在小楷上用的比較少。所以這就是為什么有的人寫了一輩子都是“任筆為體,下筆無由”。這樣寫只能是閉門造車,自娛自樂,永遠都上不了一個高度,一輩子都在重復書寫錯誤。

我也曾講過,什么是好線條,有的人把墨沾滿了也寫不出來,因為沒有把筆鋒調整到好的狀態,什么是好的線條,線條有澀感,要“澀式逆行”。線條的兩邊要有“蟲蛀狀”。還要在線條上表現出“雨打沙灘萬點坑”,所以說,書法藝術在某種程度上和自然萬物也是相通的!

 

許蒙:這是一種什么感覺呢?

 

孫沖:就是你在往前行筆有股阻力,你要沖破這種阻力繼續往前走。很蒼、很澀、很老辣,寧拙勿巧。五種書體的用筆是相通的,只不過稍作微調就可以了。為什么有的人可以寫小字不能寫大字?還是線條沒過關。一個優秀的書法家,一定是能把線條運用到他的各種書體中。

 

許蒙:是的,很多書法家好像只能寫一兩種書體。

 

孫沖:還是悟性不夠高吧。當然,我現在也提倡“專”、“精”,這種“專”、“精”一定要有時間限制的。每種書體都有他獨特的美,書法其實是最容易的,每個人都能寫。但是書法也是最難的,書法難在什么地方呢,他用白紙黑字,表現出多種美,音樂的、美術的、舞蹈的等等不同的美。所以書法被稱為叫無言的詩、無行的舞、無圖的畫、無聲的樂。

 

 

 

許蒙:我覺得學美術遇到瓶頸時需要用書法來破,書法遇到瓶頸時需要用哲學來破。

 

孫沖:你說的對,我們學習書法要想達到某種高境界,一定要有深厚的文化知識修養來做基礎。

 

許蒙:我對你平時的日課很感興趣,你平時習書,是一種怎樣的練習方式?一天大約寫多長時間,其中臨帖和創作占的比重大概是多少? 

 

孫沖:有一句話叫:“一天不臨帖,自己知道;兩天不臨帖,身邊的朋友知道;三天不臨帖,全世界都知道。”我現在的臨帖方法我認為是一種高效的臨帖方法,我把它定義為融會貫通。你要善于抓住他的特點,同時你也要靈活運用。我獲得蘭亭獎時使用的那種風格,其實我只用了二十分鐘就悟到了,實踐很重要,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你要高效的去學習,第一你要會記,第二要融會貫通,第三要會用,會靈活的用。我們會看到有些書法家臨的很好,但是創作時就差的很多。

我提倡要高效臨帖,活“臨” 活“用”。臨了就一定要會用。臨和用的對接太重要了,要對接好,不然二者永遠是分離的。

 

許蒙:古代書家中你最喜歡誰? 為什么?

 

孫沖:王羲之被稱為“書圣”,是很多書法家頂禮膜拜的高峰,當然我也是。我喜歡王羲之的理由,并不是他給我們留下了一部《蘭亭序》和他的其他優秀作品,而是因為王羲之的存在讓我們知道了原來中國書法可以這樣的美,這才是最重要的。王羲之讓你知道什么是中國漢字之美。

 

許蒙:孫老師諸體皆善,你最喜歡哪種書體,平時寫的最多的是哪種?

 

孫沖:目前寫的最多的是楷書和行書。我的每種書體都上過中國書協主辦的展覽。現在喜歡楷書多一些。當時獲得蘭亭獎的書體是楷書,所以很多人都認為我楷書是最好的,其實很多人也喜歡我的行書。

 

許蒙:我就是其中之一,孫老師的行書流暢自然,真是如行云流水一般。

 

 

 

孫沖:我以隸書入展全國第九屆書法篆刻展。學歷隸書的過程挺有意思的,我把自己關在家里一個月,這一個月每天臨一種隸書名帖。我喜歡給自己定目標,比如我攻那種書體,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一定要達到某種高度,我是要給自己定目標的。對于篆書,我寫的是最少的,但是我能熟練掌握筆法,一出手就有感覺。

 

許蒙:這就好比是一位馬拉松的選手,他會把整個行程進行細分,然后逐個擊破。

 

孫沖:這個比喻很好,很形象。

 

許蒙:對于書法,你希望六十歲的時候達到的理想狀態是什么樣子? 

 

孫沖:六十歲之前我不會讓自己的書法有一種固定的模式,但是六十歲之后,我最少要讓自己在五年之內有一個固定的面貌。在衰年求變化,其實是很難的。如果一個書法家的書法生命是五十年,那么前四十年但是在不斷的臨帖,不斷的和古人對話,而后十年才是厚積薄發的時候。

 

許蒙:有一次我們一起去參加一場書畫活動,在車上我們聊到了在書法創作中的“瓶頸”,當時我問你最近的一次瓶頸是什么時候,你的回答是獲得蘭亭獎后向“魏碑”轉型的時間段。當時由于時間關系沒有展開來聊,今天我們就這個話題展開來聊聊。首先,你理解的瓶頸是什么樣子的?請孫老師具體說說。

 

孫沖:我從獲得蘭亭獎那種書體向魏碑轉,是因為那種書體寫不大,我知道自己的短板之后就立刻轉型了。在轉型的這段時間遇到了瓶頸。通過之后幾年的探索,為了檢驗自己的魏碑學習成果,我投了幾個展。我的魏碑作品先后獲得了全國第二屆手卷書法作品展最高獎,全國魏碑書法大賽一等獎,第二屆江蘇書法獎最高獎。獲獎,說明我的探索之路是可行的,這種探索的過程是得到大家的承認的。

在魏碑這條道路上還有很長很的路,我也會一直走下去。生命不止,奮斗不止,用手中的毛筆,不停地綻放自己生命的光彩。

 

 

 

許蒙:《墨語人生》欄目有個保留節目,就是請書法家用一段話總結自己的學書體會。

 

孫沖:書法藝術無止境,認準了這條路,愛也是她,恨也是她,成也是她,有可能敗也是她。但是,到最后你會體會到書法的精神,你會體會到生命的意義,你會覺得學了書法,在世上走一遭,很值。

 

許蒙:感謝孫老師的時間,今天下午我們用一個多小時聊書法,孫老師分享了很多干貨。有些觀點很新穎,值得借鑒。這些觀點都是孫老師通過實踐總結出來的。

 

孫沖:學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謝謝許蒙,也祝福你在書法上收獲快樂。

上一篇:墨語人生——專訪著名青年畫家、宿遷市美協副主席兼秘書長臧成賢
下一篇:走近“書畫名家公益培訓”之郭鑫花鳥畫工作室

分享到: 收藏
球探网手机足球比分手机版